伊凌冰倩

【神奇动物阅读梗】当他们读《哈利波特》时 19

#又名:本世纪最伟大的黑白巫师居然靠一本书复婚?

#阅读空间的设定有参照之前别的阅读文,不妥请告知我修改。

#主GGAD和骨科组,雷者慎入!!!

#此章加粗严重OOC预警!!!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懒癌晚期再加上我有点残疾,手打字速度很慢,所以不要期待下一次更新。

#因《哈利波特》七本书实在是太长了,所以我只会在每一部中节选出和在场的人有关以及我觉得一些重要的情节来进行阅读。

 

座位表:↓

             文达    纳吉尼  奎妮  雅各布  麦格

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

            克雷登斯  蒂娜  纽特  忒修斯  莉塔

 

《栖凰》传送门: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9359072

 

第十九章:栖凰是真虐啊……

 

“趁着视频还在加载,我不如就把这几位演员都介绍一遍吧。GGAD到现在为止已经被分为了三组年龄阶段。分别为青年组、中年组和老年组。青年格林德沃的饰演者叫杰米•坎贝尔•鲍尔,英国集演员和歌手还有模特于一身的优秀艺人;青年邓布利多则是由英国年轻演员托比•瑞格波饰演。”韦拉维斯点开视频后需要加载些时间,所以她就趁着这点时间想给他们做个简单的介绍。

 

“中年组的邓布利多是由英国知名演员,被戏称为英伦玫瑰的裘德•洛先生饰演,而约翰尼•德普饰演格林德沃也是由原著作者兼编剧JK•罗琳女士钦点的。”歌莉娅见韦拉维斯有点累,所以就紧接着她的话继续往下介绍了中年组的情况。

 

“而老年组嘛,就有点复杂了……原本已经签订了七本电影合同的爱尔兰演员理查德•哈里斯很遗憾的在拍摄完第二部电影后就病逝了……所以后面的三到七部皆是由同样是爱尔兰籍演员迈克尔•甘本出演;老年的格林德沃出场篇幅并不多,甚至在电影中也只在第七部里仅一场戏的戏份,只知道他叫迈克尔•拜恩。”韦拉维斯说完长舒了一口气。众人听完都点头表示已经知晓。

 

这时《栖凰》正好已经加载完毕,只见屏幕上画面一变,胶片微微泛黄的颜色使得整个视频都透着一种沧桑感,伴随着画面的变换,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两者相互呼应给人感觉仿佛是旁观者不知怎的竟身处在了某个人的回忆中一般。

 

影片的开场时一张张报纸在以一种不慢的速度旋转切换着,突然一滴墨汁骤然落下,那一大滩的墨渍上渐渐有字显现:

 

盖勒特格林德沃

阿不思邓布利多

 

大家正巧看到视频上方有一弹幕写着:

 

【开头就好酷啊】,确实,是蛮酷的,还很精致呢。众人纷纷这样想到。

 

前奏已毕,清脆的女声就这样缓缓淌入了大家的耳中,此时画面已转到了一张与格林德沃容貌一样的人身上,下一秒又变为了一张与邓布利多面容差不太多的人,要说是哪里不同,大概也就是屏幕里的那位留着一点胡子了吧。

 

“哦,忘了告诉你们了,因为不管是在原著还是电影中你们二位年少时的着笔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如果想要制作出这样的视频,就免不了要用到饰演你们的那两位演员的其他影视作品了。”歌莉娅见众人有些疑惑故此微笑着看向邓布利多解释道。

 

众人这才明白,都笑着点了点头,两位当事人的眼底也是划过了一丝了然与笑意。

 

接下来的几个镜头和歌词彼此呼应着,节奏把控的相当好,几个宴会与两个演员或点头微笑或邀请人跳舞的手势的镜头,皆在告诉屏幕前的观众:这是一场盛大而精彩的初遇。

 

突然画面中的邓布利多表情轻松愉悦望着镜头的方向:

 

“太棒了。”画面渐渐更迭一转,有两位少年面对面的站着,他们的手正缓慢而却又紧紧的十指相扣着。

 

“我爱你。”格林德沃低沉的嗓音中蕴含着无限的柔情与缱绻。

 

纽特见此不免露出了一丝诧异。

 

这难道是在……立血盟?!但很快他的这抹小小的诧异就被突然划过屏幕的一条弹幕给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酸酸涩涩的唏嘘感。

 

【黑魔王格林德沃的第一个信徒】,纽特抬眼看了看四周,发现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一条弹幕,神色各异。

 

邓布利多垂下眼帘玩弄着格林德沃衣襟上的纽扣,眼里含着一缕不易被人察觉的委屈与醋意?

 

“信徒啊……又不是只我一个……。”虽然声音近乎呓语可谁叫他此刻是被格林德沃抱在怀里的呢,所以即便是几不可闻却还是被自家爱人给听了个满耳。

 

所以……阿不思这是……吃醋了?这个想法第一时间就浮现在格林德沃的脑海中,可他并不太敢把兴奋的情绪表露于脸上,因为怀中的恋人实在是太容易害羞了。

 

不过,这哄还是要哄的,虽然有点可惜好不容易让阿不思吃了回醋,还想看得更久一点,好好欣赏一下但还是见好就收吧,没办法,好不容易让他原谅自己,总不能再让他误会一次吧。

 

想到这他就凑到了恋人的耳旁轻声哄道:

 

“阿尔,你怎么能和那些人一样呢?你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承认的对手;也是唯一能配得上与我并肩之人,更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邓布利多其实也没有多少的醋意,充其量也只是想起来的时候会有些别扭,不过也只有一点而已。

 

只是因为他正巧瞥到了那一条【感觉AD就应该是这样儒雅温和的人】的弹幕,心里不知怎的居然就莫名涌上了一丝委屈来。

 

世人都觉得他仿佛生来就应该是温润有礼、温文尔雅的性格,可是谁又能想到,自己也不是天生就是这般儒雅的人啊。年轻时的自己也是会有冲动、不羁甚至是反叛的一面,但自从格林德沃离开之后他就把这邪恶的一面强行压了下去,直至格林德沃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可能是因为恢复青春咒语的缘故,所以自己的心性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仿佛一起跟着外貌回到了十八岁那时一样,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温和了。

 

就好似这么多年已经被世事打磨好的那些棱角又恢复原状了一般,他想他之所以会这么说大概也只是想像那个已经过了很久的夏日一样,坐在山坡上靠在恋人的怀里闹个小别扭吧。

 

屏幕上的画面没有停止,依然还在放映着。

 

一层轻纱缓缓隐去,再次先后出现在画面中的两人皆是赤裸着上身。

 

“和我一起。”

 

“一生一世。”在看到歌莉娅以及韦拉维斯脸上那一丝别有深意的微笑后,克雷登斯微微偏了偏头疑惑地开口问道:

 

“歌莉娅,你能不能别笑了,笑的怪渗人的。这里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播到这里你们就笑啊?”韦拉维斯闻言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就连歌莉娅都忍俊不禁地捂着嘴吃吃地笑着。

 

“额……那个,你们不觉得这画面有点像欢愉过后吗?”韦拉维斯好容易才止住了笑声,她见克雷登斯实在单纯,所以在解释的用词方面也是比较婉转的了。

 

克雷登斯并不是傻子,只是有点小白而已,听到这他已经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了。而这也令众人看向两位当事人的眼神中带上了一点戏谑的意味。

 

格林德沃在看到那一幕时面上还是一副很镇定的样子,突然他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不自觉的将邓布利多抱得更紧了些,内心也变得更加软了下来,藏在眼眸深处的温柔和深情也随之慢慢一点点显露了出来。

 

只是如果他的耳朵不是那么红的话,也许会对他维持表面上的波澜不惊更有帮助。

 

而邓布利多则感到更多的是羞赧,他不好意思地在格林德沃的怀中蹭了蹭,努力的想要将自己那通红的耳朵藏起来,蓦地轻轻地一声轻笑让他不解地循声望去,却猛然撞进了一片柔情之中。

 

他愣了愣,随后脸色更加火热的低下头去,可他唇角那一抹微笑却始终都没有放下过。

 

【GG是真的A Lifetime只爱AD一人】、【AD也一样是A Lifetime啊,都是一生!】、【自始至终都在等他回到自己的阵营,站在自己身边】这三条弹幕一出,奎妮和纳吉尼的眼圈就慢慢地变红了,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看得雅各布和克雷登斯那叫一个心疼啊。

 

作为邓布利多多年好友的麦格看到这也不禁是心里一软。忒修斯和纽特还有蒂娜在看到这几条弹幕时内心也是感到一阵唏嘘。

 

而罗齐尔在看到弹幕后脸上就不禁露出了一抹苦涩的微笑,来自心房那细细的疼痛感搅得她那已经被酒精吞噬的大脑更加乱了。

 

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在将那几条弹幕尽收眼底之后不免相视一笑,两人都从对方眼神中感受到了绵绵的缱绻与庆幸。

 

还好,这个时空的他们并没有像书中写的那般,疯狂了一整个夏季,最后却要用一生的时间去怀念。

 

“爱你,至死不渝。”随着温柔地男声响起,屏幕也非常应景的出现了血盟旋转于掌心的画面。

 

婉转动听的歌声也正好进入了高潮部分:

 

“只在,旧时旧日,大梦了一场,


  从此,天各一方,各自怀想,不如两相忘。”而搭配这几句歌词的画面也仿佛是在告诉观众们,之前的一切真的就好像梦一场,他们之后的人生也如歌词中唱的那般,天各一方。

 

署着恋人名字的信、扶起倒在的棋盘上的棋子、看似随意扔进火里被烧掉的信以及不知是哪儿的地图和精心绘制的肖像画。

 

【焚稿断痴情】、【那疯狂的两个月当真像是大梦一场呜呜呜】、【求你们不要天各一方】当这几条弹幕划过纳吉尼的眼底后她终是控制不住自己眼中的泪滑落了下来,克雷登斯也一脸悲伤地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画面更迭,屏幕上邓布利多的眼神中包含着的脆弱与空洞是那样的让人心疼。

 

“你看不出来吗?我需要你。”他的心即便是已经被伤得支离破碎,可他仍抱有一丝期望的试图想挽留住那无比冷酷的恋人。

 

下一秒格林德沃的那张精致面容就出现在了画面里,只见他一脸满不在乎地说:

 

“我们地狱见。”说完便拿起书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那背影看上去决绝而且毫无留恋。

 

而与之相配的歌词也正好是:

 

“非黄泉路上,此生王不见王。”这一幕、这一句成了压倒奎妮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终于失声痛哭了出来,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雅各布这时的心情也是极度的压抑,他的眼圈都是红的,他把奎妮抱在了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哭个够。

 

而刚刚抬手拭去眼角滑落的泪水后的麦格在看到这一幕时都恨不得想站起身走到格林德沃面前狠狠地抽他一耳光,可就在她刚想转头冲着格林德沃发作一番之时,却在看到那副场景之后就偃旗息鼓了,而且还在愣了片刻后露出了一丝欣慰地微笑。

 

映入麦格眼帘的是一副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缠绵悱恻的画面,只见格林德沃正顺着邓布利多的额头一直往下啄吻着,每吻一下他就会轻声说上一句什么,可惜他的声音实在是压得太低了,所以麦格并没有听清。

 

“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只顾及自己的感受,没有看出其实你那时只是想要我的一个拥抱。格林德沃没有说完,不过他知道怀中的恋人一定会懂的。他将唇落在了邓布利多的额上。

 

“对不起,是我太懦弱了……。”当年我不该因为一时的害怕而就那样抛下你转身离去。他的唇滑到了邓布利多的鼻尖。

 

“对不起,相信我,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保证……!”最后一句是在他落在他唇上之前声音颤抖着说的。这个吻不带任何欲望,仅仅是附在他的唇上而已。

 

在这个吻格林德沃尝到了苦涩中又有些微咸的泪,他知道那是邓布利多的流下的眼泪。

 

其实邓布利多在看到两人决裂的那个场景时他的心仍然还是会痛的,尽管现在自己已经与格林德沃解开心结、和好如初了。

 

但只要一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夏末傍晚,当他眼里满含泪水的抱起怀中抱着妹妹阿利安娜的身体,感受到她柔软温暖的身体渐渐失去温度变得冰冷刺骨,当他泪流满面地看向自己的恋人想让他说些什么的时候。

 

而那个少年,那个自从初见时就一直被自己当做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道光的少年竟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逃走了。

 

带着他的野心和曾属于他们二人共同的梦想——那些自己与他在无数个夜里挑灯夜战一起谋划过的理想。

 

那个少年走了,只留下了他一人去承受来自弟弟怒火以及妹妹突然离去的悲痛,还有那强烈的、无止境的自责。

 

直到那时他才彻底从自己的爱情幻梦中醒悟过来,其实他早该明白的,那人的野心,那人的邪恶,只不过这些都被当时已经陷入爱情中的自己给刻意忽略了而已。

 

可更令他感到痛苦的是,即便是认清了这一残酷的现实后,自己也还是无法停止爱他!

 

刚一想到这他的眼神就正好撞上了格林德沃的那双异瞳,他迅速回过神来,因为他看到了那双眼睛里满满的自责与内疚,再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麦格起初看到的那一幕了咯。

 

吻毕,唇分,可两人的额头仍是紧紧地贴在一起,邓布利多的手竟不知何时攀上了格林德沃的脖颈,二人的眼中都有着对方的倒影,蓦地他们不约而同的都笑了出来,笑完之后两人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将注意力放回了屏幕上。

 

此时视频将近过半,此刻画面里出现了无数条黑纱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飘了过来,不到片刻就拂过了整个巴黎。

 

这时划过的一条弹幕让奎妮好不容易才稍微平复下的心情又崩溃了,也成功的让歌莉娅和韦拉维斯双双顶着通红的眼圈齐声爆出了粗口:

 

“该死的!已经够虐了好吗?!就不要再补刀了啊!”那条弹幕说的是:【黄泉路上也见不到啊,阿尔去了天堂,盖尔去了地狱】

 

画面再一转,两张让众人无比熟悉的面孔就先后出现在了大伙的视线里,岁月荏苒,当年的少年都已长大,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早已停滞不前。

 

不得不说这位剪辑师真的是很有想法,接下来的几个镜头明明不是连在一起的,但是经由他这么一剪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邓布利多真去了公墓的集会一样。

 

“加入我吧。”见到经典的点蓝焰场景时众人脸上的表情也很是有趣啊。

 

纽特和忒修斯是心有余悸;莉塔、雅各布与蒂娜还有纳吉尼是几分恐惧。而奎妮和克雷登斯的表情就有点复杂,既向往又有些怯懦;罗齐尔终于在看到那一幕后眼睛猛地一下亮了起来。

 

“只有在这里你才知道什么是自由。”镜头立刻变为了邓布利多一个的大近景

 

“靠近我,为了爱。”只见画面中的格林德沃勾唇一笑,魅力十足啊。

 

“我不能。”虽然忒修斯知道这个镜头的真正出处,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将这个镜头放在这段画面中真是该死的神契合啊!

 

画面的剪辑再加上台词那么一拼接,还真有几分格林德沃是真的在招揽、说服邓布利多,让他回到自己身边的意思。

 

接下来所映入眼帘的场景总给人一种非常紧凑的感觉:

 

格林德沃驾驶着夜骐马车在空中飞行、霍格沃茨的大门被重重锁住、凤凰涅槃还有那已经画完了死亡圣器的图标,都仿佛是在告诉着观众这个时候的情况已经是迫在眉睫。

 

画面一隐,格林德沃与邓布利多分别手握着血盟的场景先后出现在荧屏上,之后又是一转,邓布利多就站在了一面镜子前。众人知道那是厄里斯魔镜。这时,一个带着几分怅然的男声响了起来:

 

“我无法自控地想起你。”镜中显现的果然如歌莉娅之前说的一样,是两人立血盟的场景。

 

“想起你就会微笑。”屏幕里的邓布利多还真笑了,不过那笑容却是极为苦涩的。

 

大伙见此心里不由得也是一揪,格林德沃更是心疼地将邓布利多的手紧紧扣住,惹得后者轻轻地笑了几声,眼里尽是柔情。

 

在这期间屏幕上飘过的几条弹幕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JCB和德普真的好神似啊】、【蹲蹲和年轻的裘花也很像啊】、【Toby和裘花柔美的气质也超级搭】

 

“JCB?蹲蹲?裘花?这……都是什么意思啊?”雅各布有些不解地看向歌莉娅问道。

 

“呵,这些都是粉丝们给演员起的别称。JCB是杰米全名的缩写;而蹲蹲嘛,额……据说是因为托比很宅,比较喜欢待在家里,蹲在家里,所以粉丝就给他取了个这么可爱的外号;至于裘花,呵呵呵,实在是因为裘德·洛年轻时太过好看了,再加上后来又被称为英伦玫瑰,所以故此有了这么一个外号,意思是像花一样美……。”歌莉娅唇角上扬微微一笑,说到最后她识趣的消去了尾音,因为她清楚地瞥到了邓布利多在看到柔美一词后所皱起的眉。

 

不管怎么说一个男人被说成气质柔美?换了谁心里都会有些别扭的吧?诚然就算是邓布利多也不能例外。只不过他就这点小别扭,只消一会儿便没了踪影。

 

因为此刻屏幕上的画面又是一变,只见邓布利多神情落寞地将一张纸撕碎抛洒向空中。这时的歌词也唱到恰到好处,十分应景。而这一切都好似在预示着一场决战已经蓄势待发。

 

此刻划过的一条弹幕将众人此时的心情一起体现了出来:【qaq神契合】。

 

“贪痴疏狂,暗自滋长,变了当年模样
  相视一望,近乎咫尺,远在山岗
  语息温凉,吞吐如霜,化在你眉睫上”这几句歌词所配上的画面都是无比贴合的。

 

“生死一念算过场
  冷不防

三千,铁衣披霜,万籁绝响,举目是残阳
  回首,剑拔弩张,箭已在弦上。”这几个挥舞魔杖的镜头衔接的非常好。

 

再加上格林德沃所释放的恶魔火龙与邓布利多用来驱赶阴尸的火咒还有那预防蓝黑火焰的万咒皆终,三组镜头相结合。

 

还真有那么几分像他们两个决战时的场景,可惜最终还是以老魔杖被击飞宣布战局已定,格林德沃败了……。

 

看到这里众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一方面是被这样波澜壮阔的场面而感到震撼,而另一方面则是为格林德沃与邓布利多之间的感情所叹息。

 

相比之下众人的惋惜与唏嘘,两位当事人就显得好像并没有那么悲伤,准确的说他们是在庆幸,庆幸着歌莉娅及时把他们召唤进了这个空间里,帮他们及时醒悟过来,解开了自己心中的心结,才没有像视频中的那样而造成终生的遗憾。

 

“耳畔,江海有声,山河无量,呼万寿无疆。”画面中已是一头银白长发和长着银白长须的老人正站在台上说着什么,突然响起了一个孩子稚嫩的童声:

 

“邓布利多因于1945年击败了黑巫师格林德沃而闻名天于下。”话音末尾的那个镜头是一双小手拿着上面印有老人头像的巧克力蛙卡片。

 

这时飘过的一条弹幕可谓是刺痛了除了邓布利多外在场所有人的眼:【有谁问过他是否愿意因此闻名天下】。

 

是啊,为了所谓的和平和正义与爱人站上决斗台交战,这其中的痛又有谁能懂?又有谁在他身上挂满勋章之前问一问他自己愿不愿意接受这些所谓荣誉呢?

 

邓布利多听着那句台词只觉得无比讽刺,他不禁冷笑了几声,再结合那条弹幕,他心里忽然涌上了阵阵的无力感,唇边那抹冷意也尽数化为了丝丝苦涩。

 

格林德沃见状心里早早的就把未来蹿腾着让自家恋人来跟自己决战的那几位魔法界高官还有战役结束后给邓布利多授予荣誉的英国魔法部上下职员骂得是狗血淋头啊,可此时无奈他人还在空间里,要不然早就杀到几人面前好好‘敲打’一番了。

 

至于现在嘛,也只能将自家阿尔抱得更紧些了。格林德沃想着手上的力气也随之加重了不少。

 

邓布利多感觉到了爱人来自手上的力度不由得会心一笑,做了个深呼吸,随后便丢开了内心恼人的思绪,踏踏实实地靠在了格林德沃的怀里将视频继续看了下去。


  “却无人共看,这人间多荒唐
  却无人共看,这人间多荒唐。”这最后的两句歌词所运用的镜头很是巧妙,剪辑者仿佛是要向观众传递一个讯息:

 

万人高举魔杖;穿越群山方才映入眼帘的纽蒙迦德城堡;独自坐在小黑屋里作囚犯打扮的格林德沃,明明没有做什么但包围着他的防护罩却突然破碎还有那从高处仰面跌落的老人。

 

【这是邓校死了咒语也破了吗?】这个讯息或许正如此时恰好飘过的那一条弹幕所说的一般。

 

众人的想法邓布利多是不知道但他知道在看到画面中的老人坠落的那一刻格林德沃一瞬间呼吸骤停和猛然紧绷的身体。

 

盖尔生气了。想到这邓布利多不禁叹了口气。

 

就在格林德沃再也压抑不住的时候,一个轻柔地吻就这样落在了他的脸颊上,随即一道明显是带有气音的话语传到了他的耳边:

 

“那些只是一个故事,我就在你身边。”格林德沃耳边响着爱人那温柔地声音,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这才感觉到自己那因为看到老人从高处坠落的而猛地被冰冻了的心终于褪去冰霜,重新跳动起来。

 

直到这时他才完全缓过神来,只见他轻轻捏了捏那人的脸,宠溺的笑着说:

 

“我知道。”邓布利多这才放下心来,继续接着看下去。

 

如果说视频之前还能让人哭,把所有的痛都发泄出来的话,那么这最后的几个镜头和那几条弹幕就好比是:

 

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刀捅进你的心脏,然后等他要抽出来的时候你才发现原来那刀刃上竟还带着弯钩,进去的时候不觉得,可出来之后才看到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肉,撕得你生疼。

 

那种疼几乎让你无力的没有办法说话,甚至连哭都嫌累得慌,只好忍着,憋着,生生的都闷在心里,直到溃烂。

 

【他们两个用一生去怀念那一个夏天】、【他们真的至死未曾相见】、【直至死亡才将我们重聚】。

 

尤其是最后一个镜头,年老的邓布利多孤身一人站在一个纯白色的空间内缓缓的转过身去。屏幕中央慢慢的显现出几行字来:死亡不过是令一场伟大的冒险。——阿不思·邓布利多。

 

观影结束了,空间里一片静默,每个人的眼圈基本上都是红红的,心思最为细腻的奎妮更是哭得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喘上来一口气;麦格和蒂娜的眼睛里的泪花还在打转;纳吉尼更是抽噎个不停;就连看过这么多生死离别的忒修斯的眼圈都红了一圈,就更别提其他的几位男士了。

 

罗齐尔的表情也是愣愣的显然是尚未回过神来,由此也看得出这个视频的虐心程度可见一斑啊。

 

倒是二位当事人在这群人中显得格外淡然,除了几个特别虐心的镜头外,其他时候淡定的简直就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PS:当然,这也不排除是因为这两位大佬的伪装实在是太强了,大家都看不出他们的真实情绪。】

 

“唉,我就说嘛,这《栖凰》太虐了,不适合第一次观看,韦拉你非要放这个,看把他们弄得,跟一群小兔子似的。”歌莉娅见此景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韦拉维斯说道。

 

“我哪知道他们会这么不禁虐啊……我主要是看着这个精致嘛。”韦拉维斯低下头带着点儿委屈地说着。

 

“好了,好了,韦拉小姐也是一番好意,歌莉娅你就别说了。”邓布利多这时已经缓过了神,听到韦拉维斯那略带委屈的声音终是忍不住帮她解了围。

 

“是啊,我们还得谢谢韦拉你给我们选了个这么精彩好看的视频呢。”蒂娜的话语中还带着几分哽咽,显然她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不用客气!能见到你们,可以给你们放视频,我已经很高兴了!”当韦拉维斯听到邓布利多为自己解围,开心地不得了,什么委屈啊,早就不见了好吗?!歌莉娅对此也只能表示无语了……。

 

“这?怎么会有一只兔子啊?!”奎妮缓过神来之后就看到从桌子底下突然钻出一只小白兔来,正一蹦一跳的朝着韦拉维斯怀里扑去。

 

“是我变的。”格林德沃慵懒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在了他们二人身上。

 

“呵呵呵,韦拉小姐和歌莉娅让我们看到了这么好看的视频,难道不应该给她们送上一份礼物吗?!歌莉娅,你也有哦。”邓布利多温柔地勾了勾唇角,他说到最后就见一只白色的小猫扑进了歌莉娅的怀中。

 

“啊啊啊!这是GGAD送给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呼呼,对不起,我失礼了,我,我实在是太激动了!一直很喜欢的CP不仅在我面前发糖,还送我礼物!这是我想都没想到的。”韦拉维斯紧紧的抱住了小兔子,激动地甚至尖叫了起来,好半天才冷静下来,赶忙挠了挠后脑勺道歉解释,那样子还真是很可爱呢。

 

“呵,谢谢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我们都会好好照顾的。”比起韦拉维斯的激动,歌莉娅就要稳重多了,虽然也是难掩兴奋,但还没有到尖叫那种程度。礼貌地道过谢之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再次看向韦拉维斯开口道:

 

“话说回来,休息时间快到了,韦拉,你是要留下来还是出去啊。”韦拉维斯笑眯了眼说:

 

“当然是留……啊!我忘了今天是德普的电影首映会啊!快来不及了!我得马上走了!拜拜了各位!下次再要看视频就叫我吧,”韦拉维斯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惨叫了一声,随后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一脸焦急地说道。

 

说完之后就打算转身就走,可是猛地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歌莉娅说:

 

“我再说一遍!我是格兰芬多,不是拉文克劳!你不能因为分院帽在问我的时候我的一时口误而笑我一辈子吧?!哼!”话音刚落她就关闭了自己的投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呵,这个韦拉维斯啊!”饶是歌莉娅反应极快都冷不丁的被韦拉维斯给弄懵了一下,待她回过神后不由得笑出了声。

 

“韦拉这是什么意思啊?分院帽的一时口误?”麦格也觉得韦拉维斯极为可爱,所以也笑了笑,然后又疑惑地看着歌莉娅问道。

 

“哦!不是分院帽口误,而是韦拉!当年我们俩因为闲的无聊,就穿越时空偷偷地去了一趟霍格沃茨戴了一次分院帽,我呢被分到了斯莱特林,而轮到韦拉的时候呢,分院帽有些犹豫不决,所以在就问韦拉这两个学院想去哪一个?结果韦拉拉文克劳都已经快要说完了,又改口说要去格兰芬多……最后分院帽没办法还是把她定在了格兰芬多。”以上这段,歌莉娅几乎是全程憋笑说完的。

 

众人听完也都是一脸笑意,雅各布和克雷登斯更是笑出了声。

 

“这个韦拉小姐啊,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趣啊。”邓布利多带着笑意的打趣道。

 

“好了,休息时间又到了,开始继续读书吧。”歌莉娅语毕就将书移到了奎妮的面前。

 

“好,我看看啊……。”奎妮此时已经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只见笑着翻开了下一页,念道:

 

“第十六章:穿越活板门。”

【PS:终于写完了,一个4分多钟我足足写了9000+,我也是跪了……,而且从上个星期五开始我就感冒加大姨妈来了的状态,那个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啊……。对于这一章我只能说我尽力了,不知道有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要是有什么意见你们就提,我马上改!还有,之所以赶在今天发,其实是因为今天生日(*^▽^*)~!】

评论(58)
热度(218)

喜欢幻想的吃货腐女兼沙雕而柔软的镇魂女孩一枚。脾气虽好但若触我底线,必会怼得你怀疑人生!

© 伊凌冰倩 | Powered by LOFTER